热搜词:家常手机

她虽然怀了太子的孩子,49岁太子妃死因

作者:利哥 下载:word格式

她虽然怀了太子的孩子,49岁太子妃死因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1

“把她肚子里的野种挖出来!!”

苍云国,夜间。

今天是太子大婚之日,东宫里一片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而在新房之内,一个身穿大红喜服的少女被人紧紧捆绑在床头,嘴里塞着粗布,疼得脸色惨白、满头虚汗。

少女喜服下的肚皮高高鼓起,显然正在生产之中。

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。

一个同样身穿喜服、十六七岁左右的娇美少女怒气冲冲地走进来,劈手甩了她一耳光,声音尖锐恶毒:“不管用什么手段,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贱人的孩子弄出来!”

少女嘴里塞着的粗布被一把扯掉,她艰难地喘着粗气,满脸惊恐。

“云清月,你疯了吗?!”

今天是她与太子哥哥大婚的日子,她本满心欢喜,不料进了新房,她没有见到太子哥哥,却被早有埋伏的云清月抓住,强行给她灌下一碗催产药,捆在床上逼产。

她如今怀孕才刚满七个月,远远没到预产期,被灌了药后,孩子竟是难产了!

云清月这是存心想害死她吗?!

“你竟敢谋害我跟太子哥哥的孩子,太子哥哥不会放过你的!”

云清月冰冷而嘲弄地勾起唇角,厌恶地看着她的肚子:“云落,你简直不要脸,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,也敢说是太子哥哥的孩子!”

“你胡说什么?!”云落惊怒。

“我胡说?”

云清月眼中满是恶意,“对了,你还不知道吧?那天晚上在宫中玷污你的男人,是我安排的,跟太子哥哥可没关系!”

云落如遭雷击。

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云清月冷笑一声,看她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低贱的生育工具,高高在上又充满轻视地说道:

“因为,你虽然是个废物,但你生下来的孩子却颇有价值,将他炼化成丹,能帮助太子哥哥突破境界,这也算是你的荣幸了!你还真以为太子哥哥想娶你吗?简直蠢得可怜。”

云落浑身发抖,满眼都是难以置信地绝望:“不可能……太子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……”

“不会吗?”云清月诡异地笑着,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。

“太子哥哥可是亲口跟我保证,只要取出你肚子里的孩子,他就娶我为太子妃!我现在,不过是来取我的嫁妆而已!”

她拔出匕首,满脸的兴奋掩饰不住:“好妹妹,为了我跟太子哥哥的幸福,你就牺牲一下吧!”

“不!我不要!”

云落尖叫挣扎起来,手脚被粗粗的麻绳磨得一片血红,痛不可挡,但这都比不上被心爱之人背叛算计、被亲姐姐剖腹取子的痛苦。

云落一双眼睛通红,绝望、痛苦、仇恨纠缠在一起,令她猛地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。

她砰地挣断了麻绳,不要命地扑向云清月。

“云清月我跟你拼了!!!”

“找死!”

云清月毫不客气地一掌拍过去。

砰的一声,云落倒飞出去,重重摔在床角。

只见满床的鲜血中,她伤痕累累的身体剧烈一抽。

忽然间,婴儿的啼哭声冲天而起!

2

“生了?!”

云清月一惊又一喜,急忙走过去,一把将那个浑身是血的小小婴儿提在手里。

这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,手脚很有活力,云清月满意地笑了起来。

而此时,床上的云落早已经痛得昏死过去,整个人奄奄一息。

“孩子生了,你这条命也没用了。”

云清月转身,冰冷下令:“把她拖去乱葬岗,剁碎了喂狼,不准留下一根骨头!”

“是,太子妃。”

几个奴仆粗鲁地抓起云落,将她套进麻袋,拖出了房门。

“哇呜呜!”

小小的男孩忽然撕心裂肺地大哭,仿佛是在叫着娘亲一样。

云清月亲眼看着云落的“尸体”被拖上马车,诡异地一笑,抱着哇哇大哭的婴儿离开。

城郊乱葬岗。

夜深人静,两个奴仆拖着一个染血的麻袋,走上了山坡。

麻袋里装的是陨落伤痕累累的“尸体”。

两个人边走边聊。

“这个云家三小姐真是太惨了,被太子和二小姐当成生产工具利用,污了身子又生了孩子,最后,竟连个全尸都不能留下。”

“谁让她命不好呢?身为一个废物,却从小与太子殿下订婚,挡了二小姐的路。她要是不死,二小姐如何嫁给太子殿下?”

“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没用!临死前好歹还生了一个孩子,给太子殿下炼制人丹,也算死的有价值了!”

冷嘲热讽的议论声传来。

云落感觉自己腹中一阵阵痉挛般的疼痛,仿佛有什么东西急着要出来,疼得她透不过气。

她猛地睁开眼睛,下意识一摸肚子,登时倒吸了口冷气。

她堂堂隐世家族传人,竟然穿成了一个孕妇!

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中,云落眉心一阵暴跳,捂着肚子说不出话来。

真是万万没想到,她陨落在现代叱咤风云十几年,一朝穿越,竟然成了这个九州大陆上,苍云国大名鼎鼎的废物小姐,还被人算计失身,硬生生抢走了一个孩子!

而此时,她肚子里还有另一个未出世的胎儿,居然是双胞胎。

这个孩子在腹中憋得久了,此刻正急着要出来。

宫缩的阵痛一波接一波,铺天盖地。

云落紧咬牙忍着,感觉包裹着她的麻袋被人丢到地上,头顶传来两个奴仆的声音。

“二小姐要我们把尸体剁碎了喂狼,一根骨头都不准留,谁来剁?”

“一起吧,早点办完早点走,这鬼地方阴森森的……”

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解开麻袋,正准备动手,不料,麻袋落下的一瞬间,有一道冰冷的寒光闪过!

一名奴仆的喉咙处忽然一凉,绽开一抹猩红的血线。

云落手中握着一支尖锐的簪子,眼神冰冷,一击划开了这奴仆的喉咙后,她毫不犹豫地反手一掷。

尖锐的簪子如飞镖一般,快准狠地扎进另一名奴仆的喉咙中!

砰!

两具尸体仰面倒下,顷刻毙命。

云落缓了口气,捂着肚子艰难站起身,拖着一路鲜血,踉踉跄跄走向奴仆代步的马车。

没时间找其他地方了……

她马上要生了!

3

云落艰难地爬上马车,靠在车壁上,忍着剧痛给自己接生。

这时候,天空中忽然爆发异象!

皎洁一片的满月被血光笼罩,染成一片耀眼的猩红,如血的辉光笼罩大地。

漫天繁星纷纷拖着细长的尾巴坠落而下,犹如银河倒灌,又似一场华丽绚烂的流星雨,美得令人炫目,更令人心惊。

血月当空,群星天坠!

王者降临,逆天而生!

“啊……”

随着一颗颗星辰坠落,马车内响起陨落痛苦的呻吟声。

她拼了命用力,终于感觉身下一松,耳畔传来婴儿清脆响亮的啼哭声。

云落松了口气,匆匆打理了一下自己,然后用柔软的衣裳包裹着孩子,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到怀中。

低头一看,云落瞬间傻眼了!

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

她生下的孩子,为什么会变成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?!

而且,这小狐狸还长了一双紫色的眼睛?

她刚才明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,怎么才一眨眼的功夫,小婴儿就变成小狐狸了??

云落满脸懵逼,只见怀里毛茸茸、雪白雪白一团的小狐狸,睁着一双干净又懵懂的紫色眼睛,萌萌地凝望着她。

发现云落毫无反应,小狐狸委屈地哼唧着,忽然化成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,肌肤若冰雪,眉眼如粉雕玉琢一般,精致到了极点。

这是个刚出生的男孩子,皮肤却又白又软,睫毛长长,漂亮的像个小精灵。

他的头发乌黑柔软,头顶钻出两只白绒绒的狐狸耳朵,软乎乎的小手抱着自己的狐狸尾巴,紫色眼睛水汪汪地望着她,显得可怜兮兮。

“娘亲,宝宝饿……”

狐狸宝宝一出生就能开口说话,小小的奶音儿又软又萌,哭唧唧地委屈道:“宝宝好饿,娘亲……”

这……这是什么神仙萌物!?

太可爱了吧!!

云落原本满肚子的郁闷和惊疑,不自觉消散无踪,被萌得心肝儿一颤……

看着狐狸宝宝都饿得开始啃自己的尾巴尖儿了,云落生怕他把尾巴啃秃了,急忙解开衣服,笨拙地给他喂奶。

闻到奶水的香气,小家伙瞬间抛弃了自己的狐狸尾巴,趴在娘亲身上,撅着粉嫩的小嘴儿,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。

“嗝~”

填饱了小肚子,小家伙打了一个清香的奶嗝儿,又变回了毛茸茸的小狐狸,用大大的尾巴将自己团成一团,就这样贴在云落怀中,美滋滋地睡着了。

云落看着在自己怀里安心睡着的小家伙,心底某一处忽然变得柔软起来。

她亲了亲小狐狸的耳朵,轻声道:“不管你是人是妖,都是我云落亲生的孩子。我会好好保护你,谁都不能伤害你。”

想起被夺走的另一个孩子,云落眼底闪过一丝冰冷。

算计夺子之仇,不死不休!

云清月,太子,都给她好好等着!!!

乱葬岗不是久留之地。

云落仔细护好孩子,将他拢在怀中,驾驶马车匆匆离开。

然而,她却不知道,因为孩子的出生,天降异象,引得天下九州风云四起……

“血月出世,群星陨落!”

“少主降生了!!”

大陆某处,巍峨神秘的圣殿之上,满是欢庆鼓舞的惊呼,几名长老激动得浑身哆嗦,几乎老泪纵横。

“多少年了,咱们君上终于铁树开花,有少主了!!”

4

“果然只有天命之女,才能成功生下君上的孩子,不枉费咱们这些年的苦心!”

“少主继承了君上的强大血脉,一出生便引发天地异象,如此大的动静,只怕会引来一些居心不良之人……”

“君上还需尽快派人,将君后与少主一并迎回来才是!”

一片激动万分的讨论声中。

宫殿至高处,如墨玉雕琢的九龙王座上,慵懒斜倚着的矜贵男子缓缓睁开双眼,一双狭长而妖邪的凤眸中,幽滟的紫芒缓缓流转,神秘又漂亮。

“君上,请立刻下令,迎回君后与少主!”几名长老拱手行礼,焦急说道。

男子浅浅眯着眸,幽紫的眸色倏尔变得更加妖冶,薄唇微勾,邪魅入骨:“不必,本座知道她在哪儿。”

衣袖轻拂,他的身形瞬间从王座上消失,只留一道低沉慵懒而又危险的声音。

“本座亲自去接,你们,都老实待在这!”

“君上!”

几位长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王座上已是空空如也。

余音缓缓消散,长老们面面相觑。

其中一名较为年轻的长老,不解地皱眉道:“君上也太急了,话还没说完就走了,现在可怎么办?”

“咱们连君后和少主在下界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这可怎么找?”

“君上平时一向稳重,今日怎么如此急躁?”

几名长老连连抱怨着。

一位发须皆白、看起来年纪最大的长老,闻言微微一笑,伸手捋了捋胡须:“君上苦等君后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今日。君后还为咱们君上生下了少主,妻儿俱在,君上如何能不着急?”

几名长老恍然大悟,纷纷笑了起来:“还是大长老英明,说的正是。”

“君上确实该着急的。”

“眼下还不着急,万一君后生气、带着咱们少主跑了,君上可就有得头疼了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几名长老们纷纷大笑,嘴里调侃着,很有些幸灾乐祸。

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,不过是一句调侃的玩笑话,不久之后,竟一语成谶。

而此刻,太子东宫内,云清月一身华丽的凤冠霞帔,站在新房之中,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心腹丫鬟。

“你是说,云落那个贱人没死,还杀了两个奴仆,跑了?”

“是,太子妃……”

“废物!”

云清月狠狠扇了丫鬟一巴掌,胸口剧烈起伏,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。

她突然冷笑一声:“她跑了也好,你找几个人,去街头巷尾传播一条流言,就说云落放荡成性,怀上了野种,太子宽宏大量,不与她计较,她却不识好歹,新婚之夜与别的男人私奔了,如今下落不明。”

“是,太子妃。”

丫鬟捂着脸,领命而去。

云清月独自站在华丽的新房之中,笑得阴险而得意。

“云落,就算你是云家的嫡女又如何,还不是斗不过我这个庶女?你曾经拥有的一切,现在都是我的了!”

“你被我算计毁了贞洁,名声早已臭不可闻,连生下的孩子都要被人活活炼成丹,成为我的踏脚石!就算你侥幸逃过一命又怎样,我只要一句话,就能让你变成一个私奔的荡/妇!”

“从今往后,我云清月才是这苍云国高高在上的太子妃!而你,只配一辈子烂在臭泥里,永远地仰望我!”

5

五年后。

苍云国边境,黑岩城。

“小畜生,把赤炎果给我交出来!不然我宰了你!”

繁华的集市广场上,一个妙龄少女手持利剑,恶狠狠地指着对面一个小小的身影,声音尖锐。

少女身穿一袭粉色纱裙,头上戴着耀眼的金钗,满身骄矜之气,身后带着几名高大护卫,个个龙精虎猛,神情冷酷,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。

站在少女对面的小团子却只有孤身一人,小小的身子笼罩在阴影下,显得格外好欺负。

小团子看起来约莫四五岁左右,穿着白色的小锦袍,脸蛋儿粉嫩如玉,大大的眼睛乌黑滚圆,灵气十足。

“丑八怪,赤炎果明明是我先买下来的,你竟然抢小孩子的东西,羞羞脸!”

面对少女凶狠的威胁,小团子不仅不害怕,反而气鼓鼓地叉着腰,伸手刮刮自己的脸蛋,露出鄙视的表情。

一只圆滚滚的小动物趴在他的肩膀上,神情同样充满鄙视。

“噗!”

围观的人群一时没忍住,笑出了声音。

这是哪来的小活宝儿,胆子可真大。

“你敢骂我丑八怪?!”

粉衣少女气得脸都青了,尖声怒吼:“抓住他,我要撕了他那张臭嘴!”

“是,四小姐!”

几名护卫立刻气势汹汹地朝小团子包围过去。

“是你先骂人的,倒打一耙,不要脸!”小团子见状不好,转身拔腿就跑,小小的身影灵活得像一尾鱼儿,抓都抓不住。

“站住!”

“往哪跑?”

几名护卫显然是高阶武者,身手十分厉害,紧紧追了上去。

粉衣少女实力最差,只能远远落在后面,跑得气喘吁吁,盯着小团子的眼神越发凶狠起来。

“腰肥腿短丑八怪,追啊追啊追不上~!”

小团子抱着怀里的赤炎果,一边跑一边扭头扮鬼脸,格外的神气活现。

“人丑心还坏,臭皮不要脸!专门欺负小孩子,等我娘亲来了,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!”

粉衣少女气得几乎跳脚了:“给我抓住他,我要扒了他的皮!!”

几名护卫加快速度,脚下生风,凌空飞起。

“哇!”

路边的百姓惊呼一声:“是风系武者!好厉害!”

飞身而起的护卫一瞬间越过了小团子的头顶,落地之后,正好挡住了他逃跑的路线。

小团子急忙刹车。

因为跑得太快,他差点一头撞到护卫身上。

好不容易站稳了,小家伙怯怯地抬起头来,却只对上一双冷光四射的眼睛。

这时候,身后几名护卫也追赶上来了,将他团团包围。

“滚滚,咱们被包围了,肿么办?”

小团子一手抱着怀里的赤炎果,一手抱着圆滚滚的小兽,精致白嫩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惊慌害怕的表情。

但心里,他却是一副笑嘻嘻的声音,与怀里的小兽心灵传音。

被唤作滚滚的小兽抖了抖耳朵,表情郁闷:

【早就跟你说了,主人不在的时候,不要欺负人。现在知道害怕了吗?】

害怕?

不存在的。

小团子有恃无恐:“怕什么,娘亲肯定会来救我们的!”

这时候,粉衣少女追了过来,气急败坏地骂道:“小畜生,你再跑啊!本小姐今天非撕了你的臭嘴!”

6

小团子不服气地道:“丑八怪,你的嘴才臭呢,你长得丑还嘴臭,心肠黑漆漆的,以后嫁不出去!”

“你还敢顶嘴!!”

不止顶嘴,他还一口一个丑八怪的叫。

粉衣少女狰狞着脸,一巴掌就朝小团子脸上甩去。

滚滚瞬间炸毛。

这个丑女人,居然敢打它家小墨如花似玉的脸蛋,它要挠死她!

忽然间,几名护卫脸色一变:“四小姐小心!”

“啪!”

火红的长鞭如一道魅影般凌空袭来,速度之快,力量之强,连几名高阶武者的护卫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紧接着,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“啊!!!”

粉衣少女被鞭子抽中了肩膀,整个人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。

轰隆一声巨响,她重重地砸进了路边的水果摊,就地滚了好几个圈,整个人都狼狈不堪。

“四小姐!”

护卫们大惊失色,急忙护在她面前,满脸怒火地叱问:“何方小人,居然敢偷袭我们?!”

“哼,你们能欺负小孩子,别人就不能偷袭了?”

半空之中,一道清冽而冷淡的声音幽幽传来。

小团子和小兽瞬间精神一震:“娘亲~!”

【主人~!】

一人一兽两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,闪耀出无数的小星星,充满期盼地抬头望去。

众人纷纷回头,连那粉衣少女的护卫也不例外。

只见,不远处的酒楼之上,一道绯红色的身影如仙如魅,踏着长风翩然而来。

她黑色的长发漂浮在半空,红裙广袖衣袂飘飘,仿若一朵火红的绝美云彩,令人惊心动魄。

等靠近了,众人才发现,她的脸上却是戴了一张精致的绯色面具,只露出一双清冽的眸子,眸光转动间,似有流光闪过,清冷而妖冶。

这,正是五年后的云落。

“娘亲,你终于来救小墨了,小墨好怕哦~”

本来还淡定又毒舌的小团子一看到云落来了,瞬间就露出一副眼泪汪汪的表情,小炮弹似的扑到了她怀里,抱着她的纤腰蹭了又蹭,奶声奶气的委屈极了。

“娘亲怎么来的这么晚呀?小墨被人欺负了,好害怕,好无助哦~~”

护卫:“……”

围观百姓:“……”

脸上的表情纷纷扭曲。

他害怕?他无助?他被人欺负了??

真没看出来……

只看到他嚣张得意扮鬼脸,气得粉衣少女哇哇大叫,古灵精怪的分明就是一个小恶魔!

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……谁能欺负他啊!

滚滚蹲在小团子的肩膀上,两只小爪子捂住眼睛,实在是不忍直视。

云落显然也知道自家小团子有多聪明,闻言似笑非笑。

可谁让她是一个护短的人呢,小团子欺负别人可以,被别人欺负了就不行。

“娘亲来晚了。”

云落伸手揉了揉小团子的头发,柔声问道:“小墨没受伤吧?”

“没有哦,幸好娘亲出手及时,保护了小墨,娘亲超棒哒~”

小团子一双崇拜的星星眼,小嘴甜的像抹了蜜一样。

“噢噢,对了!”

他忽然想起什么,一只小手在胸前的衣兜里掏啊掏,掏出一个拳头大小、红彤彤的果子,献宝一般捧给了云落。

“小墨的礼物,送给美美的娘亲~”

7

云落失笑,伸手接过这颗果子,惊讶地挑眉:“赤炎果?你从哪里找到的?”

这是一种火系药材,只生长在幽冥山脉深处,百年才能成熟,非常珍贵。

云落身为炼药师,对于这种难得一见的珍稀药材,自然爱不释手。

小团子眨巴着眼睛,一脸期待地问:“娘亲喜欢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云落轻笑着揉揉他的头。

小团子这个礼物,显然是投其所好,送到云落心坎上了。

小团子顿时心满意足,骄傲地挺起胸膛:“娘亲喜欢就好,这可是小墨特意给娘亲买……”

“赤炎果是我的!是他偷了我的!!”

小团子话还没说完,一道怨毒而又怒气冲冲的女声忽然响起,尖锐之极。

云落眉心一蹙,转过头。

只见被抽飞的粉衣少女在护卫的搀扶下,已是站了起来。

她身上衣衫褴褛,脸上怒火与怨毒交织,捂着肩膀上的鞭痕,凶狠地瞪着眼睛:“贱人,你居然敢对我动手,你知道我是谁吗?!”

云落挑挑眉: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她语气慵懒,怎么听都带着嘲讽,仿佛是说,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还要来问别人。

这不是搞笑吗?

小团子捂着嘴噗噗地偷笑,连路边的围观群众都有点儿忍俊不禁。

粉衣少女却愣是没听出来,高傲地扬起了下巴:“我可是当朝太子妃的妹妹,云大将军府的四小姐!敢对我动手,你简直是犯了死罪!”

太子妃……

云落眸子一眯,眼神倏地冷了下来,“你是云清月的妹妹?”

如今的太子妃,可不就是云清月么。

闹了半天,原来这粉衣少女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妹,云家四小姐云芳菲。

“你竟敢直呼二姐姐的名字,好大的胆子!”

云芳菲恶狠狠地瞪了云落一眼,神情更加的趾高气昂:“现在你知道本小姐的身份有多高贵了吧?识相的,就乖乖把赤炎果还回来!给本小姐磕头赔罪,本小姐若是高兴了,也许还会饶你一命!”

话虽是这么说,她的眼睛里却分明闪烁着浓浓的恶毒。

饶她一命?

怎么可能!

云芳菲满怀嫉妒又愤恨地盯着云落的脸。

哪怕脸上戴着面具,只露出一双清冽眼眸,与微微上翘的红唇。

可那一身的风华气度,分明是绝色倾城!

云芳菲其实长得也不算丑,只是跟云落一比,那就是凤凰与麻雀的区别了。

而云芳菲又一向嫉妒成性,外表甜美可爱,实际上心肠恶毒的很,平时就是看见长相漂亮的丫鬟都要打骂一顿,何况是眼前的云落呢。

她心里都快嫉妒死了!抓心挠肝一样难受,简直恨不得撕烂那张脸。

不用怀疑,即使云落乖乖把赤炎果给她,她下一秒就会翻脸不认账,立刻会让护卫抓住云落,亲手毁了她的脸,再挖了那双讨厌的眼睛,让她一辈子生不如死!

而且云芳菲丝毫不觉得自己狠毒,反而觉得这是应该的,谁让云落大逆不道敢对她动手呢!

故事未完待续,后续精彩持续更新,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TAG: 一声 今天 东宫 她虽然怀了太子的孩子 49岁太子妃死因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