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:家常手机

第四章河婆密谈,河婆传说

作者:花花花朵 下载:word格式

  天色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,大概是工作顺利,又或许是河神显灵的事影响,爷爷心情比往日开心了许多,出去买了二两白酒和些许肉,拿着姜家人送来的食材,做起了饭,现在小编就来说说关于河婆传说?下面内容希望能帮助到你,我们来一起看看吧!

第四章河婆密谈,河婆传说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河婆传说

  天色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,大概是工作顺利,又或许是河神显灵的事影响,爷爷心情比往日开心了许多,出去买了二两白酒和些许肉,拿着姜家人送来的食材,做起了饭。

  到了饭点,饭桌上说不上琳琅满目,却也别有一番风味,现在的人喜欢四菜一汤,咱这会可是六菜一汤(四个青菜,一盘花生米,以及放在中间那一小碟牛肉,外加一盆青菜汤),那时候的资源可比不上现在,有这些吃的基本上是大户人家了,爷爷今天也属实豪气了一把。

  看到这些,年幼无知的我当然是一顿狼吞虎咽,管他什么浮尸烂事的恐惧感,早就忘到了脑子的另一边。看着这般猛兽吃相的我,爷爷的杯酒小酌,半粒花生的吃相显然落了下风。

  我们这吃饭很少说话,都是盯着菜吃完的,有点尬,说是老一辈传下来的,我想着老一辈怎么那么多事呢,谁知道其实小小的我,有着大大的好奇心呢。

  吃饭的时候我时不时的看着爷爷,发现爷爷喝酒的同时,也在看着天边的月亮,我顺着爷爷的眼光看去,月亮很圆,那天却非中秋。

  我想爷爷应该是想起了我的父母,黯然神伤,却又不敢在我面前表露出来,尽管嘴上由始至终带着浅浅的微笑,可我明显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遗憾,小孩子的眼光总是不会错的。

  饭后,我回到了房间,脑袋满满都是爷爷的脸庞,今天河上的“风景”不自觉的又飘到我的脑海里,爷爷撒网时那有力的手,一竿子挥出无穷的力气,我满心崇拜,暗暗发呆着...

  洗完碗碟后,爷爷照常来到我的房间,在我床边坐着,等我睡觉,通常都是我睡着了他才走的。

  这种心思的压迫下我哪里睡得着,在那不知什么心情的驱使下,我对着爷爷说:“爷爷你能教教我吗”

  爷爷眯着眼看着我说道:“啥?爷爷我又不识字,怎么教你,你来教爷爷还差不多。”

  我腼着脸凑近爷爷那说道:“不是识字,爷爷你怎么老是想着让我背书写字啊,我说的是你今天捞那个尸体的“功夫”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  爷爷看着我愣了一会,显然没想到我会来这一出

  片刻,爷爷缓缓问道“川儿为什么想学这个”

  “因为川儿想像爷爷那样,挥动竹竿,腕力十足,那样我就可以帮助爷爷啦”我不假思索的说着道。

  “可是川儿不是害怕这些吗,今天哭丧着脸,还险些尿了裤子。”

  我涨红了脸说“川儿没有,爷爷你胡说。”

  爷爷哈哈大笑“是吗,我今天可是看着了,哈哈哈哈哈,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还流起马尿来了”(流马尿当地话是流眼泪的意思)

  我说:“爷爷是小气鬼,一点活儿都不教川儿,藏着掖着,跟家里的咸菜一样,刚泡不能吃,泡完还显臭”

  爷爷脸上的皱纹凑到了一起,却还是笑着哄我说道:“川儿别生气,爷爷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,跟今天差不多那种”

  我闷着的脸听到这话,顿时来了兴趣,不知道为什么,我从小到大最喜欢听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了,虽然怂,但更多的是好奇,于是我立马摆正了脸面,像大人一样做出了请的姿势,对着爷爷说道:“好,爷爷你说,我听。”

  爷爷看着我笑着说了句你这小鬼头,然后缓缓的说着.....

  五六十年代,那时国家刚解放没多久,形势稍稍稳定,百废待兴,我们的村子也是到了贫穷的绝境,好些人穷得连饭都吃不上,爷爷和你叔祖父,东奔西走,只为挣那一点点粮食,希望可以填饱肚子,以谋出路。

  记得那时我们一天三餐改成了两餐,都是白粥咸菜番薯,吃得都差不多了,想出去打鱼,可是那时又是禁渔期,不能出门捕鱼,眼看着家里马上就开不了锅了,爷爷和叔祖父也是在那干着急,没办法。

  可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家里快“弹尽粮绝”的时候,上游的村子给来了一件捞尸的差事,是户富贵人家,出的报酬十分丰富,更重要的是有很多食物,求事的人姓马,是河上十几里地外的一户商家,家里做着走粮的买卖,是当时为数不多的“有钱人”。

  爷爷说,那时你叔祖父比爷爷小六七来岁,说起来也算有点年轻气盛,而家里又掀不开锅,当即就要答应下来,可爷爷谨慎,用手摁住了蠢蠢欲动的弟弟,对着那个姓马的客户,问具体是个什么活。

  那姓马的说是最近家里生意不好做,于是让自己的老婆带着儿子去河边给河神祈愿,在祈愿的过程中,他老婆当时闭眼祈愿,仿佛听到有什么落水的声音,也没在意,听到有声音喊救命的时候,她才猛地睁开眼睛,然后发现儿子不见了,向河里看去,儿子已经不知道被水冲到哪了。她在原地沿河找了好久,哭丧着脸没回到家,消息还是沿途的好心人带回来的,知道消息后我急得不行,连忙找了很多人去搜救,可连着找了两日也没找到,通过乡里人传,才知道宏爷您有这方面的经验,所以想请宏爷您两父子俩出手,帮忙找找我那儿,事后无论找没找到都有重谢。

  爷爷听到后思考了一会,问孩子具体在什么地方落的水,落水时河里是什么情况。

  姓马的说,在撇子坡那块掉的水,掉水时河水比较急其他就没什么特殊的情况了,噢,听我那老婆说当时河里有一块黑色的麻布飘过,其余就没什么了。

  听到这里,一旁叔祖父的脸顿时拉了下来,问:“你说什么?黑色的布?还是在撇子坡?”

  姓马的点点头,说是。

  爷爷沉默了会看着弟弟说:“啊弟,你想到了没有”

  叔祖父阴沉着脸答道:“想到了”

  然后两兄弟相视的点点头。

  姓马的明显不知道那么多,看着爷爷和叔祖父搁这打谜语,问:“两位想到了什么”

  叔祖父说:“你家儿子的情况我们帮不了,这钱我们不能挣,还请马官人过主吧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拒绝让姓马的十分不解,问道:“为什么”

  爷爷在旁边阴沉的答道:“马官人,你听过河婆吗?”

  那马官人听到后想了想,然后也是脸色一变,说:“略有耳闻,好像是个民间传说,不知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。”

  看见马官人这副神色,叔祖父对着那马官人说:“相必你也听过这撇子坡了的事了,那你应该知道撇子坡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。”

  看着马官人阴沉着脸不说话,叔祖父又缓缓的说道:“我们父子也曾经在那里捞过尸,知道那里的河水湍急,对岸有着半个残旧的破庙,天形地势之下,那破庙会聚了撇子坡所有的阳气,况且那里平时根本没什么人气,而你夫人属阴,你儿子属阳,阴阳相冲,且你夫人的年纪应该与你相仿,你儿子年纪小,正是长身体的的时候,阳气足,压过了你夫人一头,又与河上的阴气相冲。”

  “传闻溺水河婆,喜吸阳气,以阳之状补阴之虚,汇聚于河底,形成冲煞之势,供给河婆,而且那些说有见过河婆的人,都说河婆出现时黑布会随之出现,因为那是河婆遮阳夺阳的工具。”

  姓马的听了这话,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了起来,显然叔祖父这些话他是听过的,只是事发突然,根本没有想到河婆黑布这个离奇的事情上。连忙问着我叔祖父,想让其支招。

  这时爷爷说话了:“这次我俩虽然不能出手,但是可以指导你”

  姓马的转过脸来,对着爷爷说道:“宏爷您讲,我听着。这事玄乎,我也没主意”

  爷爷继续说道:“这样,你先回去,到家后分别用两个碗装半勺盐,一勺糯米,家门前十公分处拿半碗泥,放到一起,今天晚上过了子时,在家里的南角的方向上放一碗插上一炷香,三个时辰后,在南角的对角处再放一碗插上三炷香,然后带上你老婆在你家对着撇子坡的方向扣三个头,第二天正午到那破庙的南边看看,应该会有所发现。”

  听到爷爷的话,姓马的仿佛有点怀疑,还想问点什么,一旁的叔祖父搭起话来:“别问了,行内的事不能说太多,问多则错,快回家去吧。”

  姓马的虽然感到奇怪,但还是照着爷爷的吩咐回去做了,走时还不忘给爷爷兄弟俩道谢,把带来的东西都留了下来,说是先谢谢爷俩的指点。

  大约过了四五天,那姓马的便再次找上门来,这次还带着几个人,拿着几篮筐的青菜以及一头羊,说是道谢。

  碰巧那天爷爷和叔祖父没在家,出门去了,回来时还是村里的乡亲们告诉爷爷的。

  那时你桩叔还是桩仔呢,就是他和他父亲来告诉我俩的,我们两家离得近,关系不错。

  爷爷和你叔祖父看着留下来的小羊儿,不约而同的点点头,说着这事是真成了,不然人家可不会专门来送好东西。

  叔祖父说这些东西怎么处理,爷爷说在家等着吧,明天那伙人还得来找我们。

  叔祖父说:“也是,那孩儿的死状可不是一般人会处理,那就先等着吧,事没办完,这东西也还不能宰了。”

  就这样,到了第二天早上........

  

TAG: 第四章 传说 第四章河婆密谈 河婆传说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