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:家常手机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

作者:天籁之聲 下载:word格式

作者/老根儿

编导/老根儿、欣欣

国庆假期,叨叨的现状be like《黑夜里的脆弱》。

假期加班时表面:好的、okk、没有关系~

内心: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疯狂改稿子时: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张-生活-醋百科

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第三天,叨叨还在工作,这是在卖惨吗?用上周阿奇和阿成在桃皮捣蛋接受采访时的一句话回应大家:

“这算惨吗?坚持到现在,我这样也算是乐观了吧。”

这句话缘于叨叨上周在米未采访了阿奇与阿成,他们讲了自己的工作经历。

——“一周之内面试5个组被拒。”

——“我一天之内。”

——“我去面试,一个说我长得老,一个说我长得嫩。”

——“演高中生说我老,演26、7说我嫩,就卡这了。”

... ...

再倒霉的事儿,从他俩嘴里说出来都免不了成为包袱的命运。

阿成说阿奇敏感,面对展演时的观众反馈“有好的反馈、坏的反馈,就直接可以反应在他身上”,阿奇使相掐指一比“我心眼儿siao(小)”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3张-生活-醋百科

上一秒想给他俩点一首《我不难过》,下一秒就开始整活,还没来得及安慰他们,就马上被他们戳中笑点。采访间的气氛完全没法预知,局部emo不超过1分钟,立刻转中到大爆笑。

现实中的郭耘奇、谢泽成和《黑夜里的脆弱》的郭哥、小谢挺贴,或者说和大部分人的人生都很像——「小面积emo,整体乐观」,要么说喜剧是面镜子呢?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4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5张-生活-醋百科

喜剧是面镜子,DDDD

二喜归来,还是那个好笑的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。笑过之后,还能让你感受强烈的共鸣,直呼“真的在演我”。

说起共鸣,阿奇与阿成的《黑夜里的脆弱》,演的不是打工人emo的一个瞬间,而是打工人每个想要爆发的临界点。

爱奇艺

比如现在,叨叨表面上和你高高兴兴的讲二喜,可实际上叨叨在国庆节已经加了三天大班。

每个乐观向上的新媒体打工人,背地里已经是《黑夜里的脆弱》的郭哥异地登录,都想把键盘摔成八瓣儿,咆哮一万遍.......(此处省略一万字)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6张-生活-醋百科

《黑夜里的脆弱》用“黑”来触发角色当下真我的出现,把情绪的暗面释放出来。

以灯的光明和黑暗为起点,延伸到看不得黑色,听不得黑色,甚至没有明显带有“黑”的字眼出现都会触发郭哥的情绪开关。比如保安大爷来自”黑龙江“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7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8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9张-生活-醋百科

生活中的打工人,谁不是表面积极乐观,背地情绪起起伏伏,甚至极度不稳定。内心的“黑白”交替变化活动,只有自己知道。

“黑”这种情绪长期压抑,是极其难受的,却又难以释放。但以sketch的形式,在喜剧表达中反复地去击打这个点,没有过度煽情或者说教,让很多观众一边笑,一边哭,感受到共鸣共振,本身就是一种治愈。

而演员,也是共鸣共振的中重要一环,阿奇与阿成表情包一般的变脸表演,也让主题的寓意更加具象化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0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作为演员,能够把情绪价值传达给观众,自然也来源于他们能够共鸣这些经历。

演员职业或许和普遍的职业不太一样,但职场中起伏的情绪内核是共通的。说起加班,郭耘奇讲了自己一个“难过的加班经历”。

2019年4月,郭耘奇面试上一个戏,拍了一个月突然告知被换掉了。理由是“演的没问题,长相不符合角色”。他就寻思,长相不是一开始就看出来的事儿吗?怎么就不合适了呢?

从那之后也一直没有成功进组,一直到国庆。阿奇和公司请假,想回家待一段时间,谁想到刚到家,公司就打电话让他回北京面试。“我说好吧,然后又花了一千多块钱订了票,我花了两千块钱回家吃了顿串,睡了一下床,我就回来了。然后去面完了之后,人说我不合适,一个说我长得老,一个说我长得嫩。”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1张-生活-醋百科

工作有的时候就是没有选择的,要么随叫随到,要么错失机会,哪怕你不知道那个机会是不是真的能成为你上升的机会。

讲这段故事的时候,大家都是笑着的,明明很折腾一个事儿。这种”精分“感,叨叨又想到了《黑夜里的脆弱》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2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3张-生活-醋百科

做喜剧,比脸还当回事儿

“他们的长相,多少把喜剧不当回事儿。”

“他们长得非常不好笑。”

这是在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第二季,阿奇与阿成一出场,其他喜剧演员对他们的评价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4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5张-生活-醋百科

但实际上,颜值被大家调侃为“在逃男团”的阿奇与阿成,演喜剧比脸还当回事。

从使相来看,大家收获了不少表情包,表情很有“张力”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6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7张-生活-醋百科

有了去年第一季的爆火,今年的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海选比去年还要激烈,第二季的海选人数达到了3798人,最后能走到观众面前的只有61个人。

在过去的九个月时间里,郭耘奇、谢泽成作为众多报名选手中的一员,经过了面试、创作工坊、组队、创排、多轮展演等一系列流程后,才如愿站上喜剧大赛的舞台。

在此之前两个人喜剧舞台表演经验并不多,但初舞台作品《黑夜里的脆弱》最终在节奏把控和表演呈现上均很精准,得到现场观众和五位会长一致认可,顺利晋级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8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对喜剧的态度,叨叨想借用龙傲天的三字真言——“用真心”。

参加节目前,两个人根本不认识,默契培养全靠小半年在米未的“工作”经历。(喜剧大赛的选手,要像上班一样,每天前往位米未公司创排。)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19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0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1张-生活-醋百科

阿奇与阿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米未创作工作坊(节目选手培训、训练的地方),说起第一次见面的经历,他俩记得很清楚。

在郭耘奇的记忆里,初见面的那天是“冬天快要入春的时候,谢泽成穿了荧光绿色的羽绒服、黑色的牛仔裤,穿着一双白色和桔色相间的鞋,左手抱着一个头盔,后面背个包。刷白的一张脸就从那个门外就冲进去。当时就想,我说这人真白。”

谢泽成对郭耘奇的第一印象则是:“这人真高,腿真长,真帅。我第一次见他,他在抓他头发,捯饬呢你知道吧?演一个粉丝追星的剧本。”

成组之后,他们才发现对方和第一印象完全不一样。的确,他们俩本身的性格和长相,反差感还蛮大的。

看起来高冷的郭耘奇,实际上热情开朗、活力四射。被少爷和我小队的演员鑫仔认证为 “社交悍匪”。

满脸少年感、比郭耘奇小一岁的谢泽成,说话和做事则偏成熟稳重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2张-生活-醋百科

对于喜欢的喜剧类型,也可以看出两个人审美取向的不同。郭耘奇喜欢像宋丹丹那样生活化的喜剧表达,而谢泽成则喜欢的是像金凯瑞、周星驰这样,夸张无厘头的使相和走心戏并存的表演方式。

这些客观存在的差异,让两人在组队初期,也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。“我们初期彼此之间最大的难点,就是我们喜欢的风格不同,要去互相说服对方,最终呈现共同认可表现的形式。”

比如,《黑夜里的脆弱》中很多关于触发「黑」的点,都是他们在创排中琢磨出来的,”像套马杆、《黑猫警长》、黑龙江人这些都是。”“之前还有更发散一点的想法,还想过是黑夜里的吸血鬼”

作为第一个赛段的作品,他们和编剧宇轩一起花了两三个月时间去打磨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,现在两个人已经完全敞开心扉,甚至在采访里“互怼”,阿成“嫌弃”阿奇墨迹,阿奇则调侃阿成爱“急眼”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3张-生活-醋百科

在这次采访的最后,我们也问了两位一个稍显严肃的问题:参加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第二季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?

两位演员给出了真心的回答。

对于谢泽成来说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》是“一个比较重要的节点,之前给我的机会其实并不多。这次可以在一个这么开放,这么公平的平台表演,感觉我之前得到的那些支持有了回音,坚持下来是对的。”

谢泽成曾在三年前做过的一次采访中说自己处于迷茫的状态,现如今,他已经正在做那时就提到想做的事情——演喜剧。

而郭耘奇则在逐渐感受自己作为演员的价值,找到自己自信和擅长的区间。“我觉得对于我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,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》是让我能够找到作为演员价值的一个节目。“

黄渤在节目里说“不必抬头焦虑,低头努力就行了”。这句是黄渤说给《排练疯云》演员的话,叨叨觉得也正是阿奇和阿成的态度。或许他们有着身为脚脖子演员的无奈,但郭耘奇、谢泽成依然坚持努力的在演员路上奔走,而且仍在努力为自己的梦想做主。

刚好,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第二季,是那条梦之跑道。

阿奇与阿成偶尔emo,阿奇和猴子的-第24张-生活-醋百科

TAG: 阿奇 猴子 emo 阿奇与阿成偶尔emo 阿奇和猴子的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