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:家常手机

目击者,目击者

作者:若颜沧海 下载:word格式

马海涛

目击者,目击者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酒吧疑云

冬季寒冷的夜晚,街上刮着刺骨的寒风,让人不想多停留片刻。这时一个人行色匆匆地走向街道拐角处,他刚转过弯就和迎面来的另一人撞了个满怀,对方看见他就迅速掏出手枪,“砰砰”两声将他击毙倒地。

大街上空空荡荡,行凶者以为无人知晓,他突然瞥见马路对面有个人,所以赶紧拐过街角就跑。他意识到身后的人也跟了上来,正好发现街边有家灯火通明的酒吧,便慌不择路地闯了进去。

身后的人看见他进了酒吧,不敢跟上去只好报了警,警官彼得带着同伴华莱士很快赶了过来。他们先安排人处理死者的尸体,然后带着见证者进入酒吧调查。

酒吧里坐了不少躲避严寒的人,看见警察进来都显得很吃惊。彼得说明了来意,然后让证人挨个指认。遗憾的是当时凶手的衣领遮住了半张脸,而且也没发现他穿的蓝色外套,证人无法判断只好抱歉地离开了。

彼得仔细地检查了酒吧,只有大门口是唯一的通道,凶手肯定还在里面。他示意场内的人安静,然后严肃地告诉众人,死者是小镇上人人熟悉的查尔斯,希望大家主动指认凶手,免得给自己添麻烦。“凶手刚进来不久,你们肯定有人看见。”他提醒。

“天哪,查尔斯死了,谁胆子这么大?”有人吃惊地嚷道,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起来。查尔斯是当地头号恶霸,贩毒、杀人什么事都干,没有人敢惹,连警察都要让他三分。有的人赶紧撇清关系:“我刚才一直低头喝酒,没发现有人进来。”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没看见。

彼得见大家都不愿惹上是非,只好认真地打量里面的客人:一对看上去像恋人的青年男女,一对衣着考究的老夫妇,两个面对面喝酒的大块头男子,一个孤独的黑人小伙,当然还有在吧台前忙碌的吧员马克。他过去问马克是否注意到凶手,没想到马克却说值班吧员约翰有事刚走,他才赶过来换的班,进来时就已经是这些客人了。

彼得思考了一下,只好宣布:“既然大家都说没看见凶手,我们只能进行搜查,凶手的衣服和手枪都在,查出来可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他示意华莱士从入口处开始。就在他们挨个检查时,华莱士猛然看见最里面的黑人向马克招手,看似随意地说了几句,马克很快又端着个托盘走了过去。

马克刚要转身,华莱士冲过去揭开托盘上的盖子,里面空空如也。“你点的菜在哪里?”他看着桌上的剩菜,冷冷地问黑人。这名叫杰克逊的黑小伙眼里闪过一丝慌张,但马上恢复了镇定,解释自己本来想让马克把桌上的剩菜打包,但临时又改变了主意。华莱士根本不相信他的辩解,喝令他站起来,从他裤兜里摸出了一支手枪。

“我早就怀疑是你干的,果然不打自招。”华莱士把杰克逊手臂扭到身后,给他戴上了手铐。杰克逊挣扎着大喊:“凶手不是我。”彼得见状,立刻吩咐把杰克逊带回警局突審,在结果没确定前酒吧里的人不能离开。

乱象丛生

杰克逊很快又被送了回来,从脸上的伤看得出被揍得不轻,回到酒吧就一个人躺着喝闷酒。华莱士解释说证人听说是黑人就马上否定了,因为凶手上半边脸是明显的白人,不过杰克逊的日子也不好过,他将面临非法持枪的指控。

事情重新回到了原点,嫌疑人还得继续排除。警局又多安排了几名警察过来,彼得叮嘱大家不能漏过酒吧里任何一个角落。与此同时,那位老者颤颤巍巍地走到吧台前,跟马克要了杯啤酒。他回到座位上,又跟老伴儿嘀咕了几句,然后慢慢走向了洗手间。

没过多久,老奶奶着急地把警察叫了过来:“你们赶紧去洗手间看看吧,我怀疑那老头儿有问题。”彼得一愣:“难道你们不是夫妻?”老奶奶慌忙解释她其实是一个人来的,老者不知什么时候进来就坐着跟自己聊天,她出于害怕等他去上厕所才敢开口。彼得大惊,赶紧带人冲入洗手间。

奇怪的是,无论他们在外面怎么叫喊或敲门,老者的厕所门始终紧锁,里面也不吭声。彼得意识到事态严重,把外面的警察都叫了进来,几支手枪对准了厕所门。

有人一脚踹开门,让大家哭笑不得的是,老者端坐在马桶上像什么事都没有。他看见警察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,歉意地指指自己的耳朵,说年纪大了听力不好。彼得等他方便完将他带回座位,不料老奶奶突然又改变了说法,红着脸说他们确实是夫妻,只是老伴儿身体不好经常在方便时昏倒,她担心警察没空理会才故意撒了个谎,其实就想让他们去看看。

大家被他俩这一搅,全都又好气又好笑。警惕的华莱士再扫一眼酒吧里的人,突然又发现了新状况:原来一直坐着的两名男子莱利兄弟不见了!莫非他们才是凶手,竟然趁着警察不在时开溜了?华莱士去吧台前问马克,果然两人刚刚离开。

华莱士赶紧带人冲出酒吧,远远望见莱利兄弟正从一堆垃圾箱旁边经过,急匆匆地走向停车场。他们看见警察出来,立即快步冲进汽车,开着车一溜烟跑了。华莱士来不及多想,也跳上警车追了上去。

一场猫鼠追逐的游戏上演了,没有意外,莱利兄弟的车最终被警车拦停。谁知面对华莱士,两兄弟的解释同样让人啼笑皆非:原来他们有急事又不敢当着警察的面酒后开车,这在他们国家惩罚会很严重,所以才趁刚才的空隙溜走。华莱士只好把他们叱责了一顿,重新带回酒吧调查。

酒吧上下全搜完了,连吧台里也没漏过,没有找到凶手的蓝色外套,唯一的手枪也只有杰克逊的那一把。难道凶手消失了?彼得看着表情复杂的客人们,陷入了沉思。

原来如此

终于,那对安静的恋人中的男子开口了:“既然酒吧里的人都有嫌疑,怎么能漏掉之前离开的人呢?”他这一提醒,彼得恍然大悟:马克不是刚换的班么,那吧员约翰也应接受调查啊!华莱士也一拍脑袋:至少他更清楚这些客人的情况,便赶紧向马克打听起约翰。

马克无奈地说没有约翰的电话,只知道他的住址。彼得果断决定亲自去找人,他叮嘱华莱士守好现场自己会尽快回来,便带着马克离开了酒吧。

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,汽车开上高速公路,突然在僻静处停了下来。彼得叹了口气:“你赶紧逃吧,离这里越远越好,如果被逮住我就帮不了你了。”后排的马克吃了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干的?”彼得淡淡一笑:“这家酒吧我是常客,可从没见过你这个吧员。”他笑着说其实自己也痛恨查尔斯,但这人神通广大连华莱士等警察也跟他有牵连,马克的行为无疑帮了自己大忙。

马克也终于不再隐瞒,道出了杀人原因:镇上的人都对查尔斯恨之入骨,但顾忌后果不敢反抗。他也是碰巧在街角处跟查尔斯撞在了一起,在那瞬间他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于是果断为民除害。当他发现有人跟踪只好躲进酒吧,向众人坦白并寻求帮助,没想到所有人都伸出了援手。约翰马上让他换上自己的工作服,在警察赶来前扮成了吧员,接下来大家心照不宣的舉动更令他感激不已。

真相大白,马克开始替彼得担心:“你把我放走,回去怎么交代?”彼得哈哈大笑,掏出手枪朝自己大腿上就是一枪,顿时血流如注。他忍住疼痛,自嘲地说:“我被真正的凶手暗算了,看来今晚只能陪老朋友约翰回去喝酒了。”

酒吧里也不平静,莱利兄弟看见华莱士等人在外面抽烟,悄悄凑到了杰克逊桌前:“兄弟真有你的,那手枪是怎么回事?”杰克逊笑着说当时看见警察搜查,很替马克担心,就让他用空托盘盖着手枪转移给了自己。他反正孤家寡人,大不了重新回到牢里生活。

那位看上去木讷的老者也转过头:“年轻人表现都不错,我也还不差吧?”原来当时他看见警察就要查到吧台那里,便假借要酒想去提醒马克,碰巧发现他的裤子还没来得及换,仔细看上面还有血迹,于是耍了个上洗手间的把戏,好让马克赶紧处理掉血迹。

当然莱利兄弟也没闲着,他们见马克在摆弄裤子,立刻想起他的外套还在吧台里,于是趁警察都去了洗手间,取出马克的外套冲出酒吧。当他们刚把衣服扔进垃圾箱,正巧看见追出来的华莱士等人,他们干脆演了出驾车逃跑的好戏。

“我只好扮演最后的角色了。”坐在远处的男子冲他们微笑着做了个胜利的手势,低声告诉女伴:“我提醒彼得把马克带出去,他确实是个聪明的警察,当然也是为数不多的好警察。”女伴担心地说:“那他回来该怎么交代呢?”男子哈哈大笑,露出了轻松的表情。

冬夜的寒冷还在持续,酒吧里的人们却幸福地微笑着,他们相信驱除了雾霾后的小镇,很快就会恢复往日的温暖。

TAG: 目击者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