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:家常手机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

作者:利哥 下载:word格式

“今年特别地想家……”

苏小娟说这话时,语气中浸满了对家、对亲人的思念。

今年24岁的苏小娟是和平区荣业大街711便利店的店长。这个春节,她一直在岗位坚守。

亲眼目睹了疫情发生后人们疯狂抢购口罩,以及平时少人问津的方便面被成箱成箱搬走的情景……

“觉得我们离死亡好近。”目睹这一切后,苏小娟突然特别想念在甘肃老家的爸爸妈妈、特别是爷爷奶奶:

“都70多岁了,不知道还能见上几面……”

苏小娟原定大年初四回甘肃老家,但因疫情突然升级,她的归期变得渺茫,“等到疫情平稳的时候吧,下周或下下周?”但对这个预期,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“有口罩吗?”

从腊月二十六到现在,已有二十多天,苏小娟一天都没歇。

苏小娟回忆,腊月二十六,店里还同往常没什么两样。等到腊月二十七(1月21日)上午,从早上七点左右,店里就开始有顾客陆陆续续进来选购口罩。“那天是一个星期二,我印象特别深,许多顾客一进门就问‘有口罩吗’,我们就给指口罩的位置,顾客就去那儿拿。到早上九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接外卖了,也都是买口罩的,还有就是酒精消毒用品这一类。但是当时顾客基本上还都是一包两包的买,一包里面有三只3M9001型号的口罩”。

苏小娟说,到下午两点左右,店里的口罩就都卖空了,“不管是不是3M的都没货了”,但是进店选购口罩的顾客仍络绎不绝,“但凡进来一位顾客,98%以上都是问有没有口罩的,我们就告诉顾客没有。当时就有顾客跟我们预订,而且是大批量的预订。我记得有一个顾客当场就预订了210包口罩,现场交了钱,就说如果有货给他留着。”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2张-生活-醋百科

医疗器械销售专区曾经是摆放口罩的区域,因一直缺货摆上了别的商品

口罩只能在周一、周三、周五的上午订货。转天的腊月二十八恰好是周三,苏小娟那天一上班,就马上坐在电脑前,通过内部系统向仓库那边预订口罩。“订了2000多包口罩,但是因为711在天津有180多家分店,它要把库里的货进行分配,所以最后没发给我们那么多。”苏小娟回忆,最后仓库发来了500包口罩。

“当天夜里12点多来的货,也就是腊月二十九的凌晨来的,我听夜班的同事说,从凌晨一点,就有人来买口罩了,而且是大批量地买,一买就是一两千块钱的。”苏小娟回忆腊月二十九早上七点来交班的时候,进的五百包口罩只剩下不到一百包。“这一百包口罩也没坚持多久,因为陆陆续续有人来买,而且一次性都买二三十包,所以很快就没了”。

苏小娟说,自那儿之后N90或N95的口罩再也没来过货,“周三那次订货就把天津仓库里面的口罩都订空了”。等到周五,也就是大年三十的上午,苏小娟又向仓库预订了五千个一次性口罩,“不是医用的那种,是黑色的一次性口罩,当天夜里仓库给发了五百包,不到两天就卖没了。再后来,无论什么品牌、型号的口罩都订不到货了。”

记者在店里采访的时候,发现仍然有顾客进来询问口罩。李女士是住在附近的居民,她加了苏小娟的微信,嘱咐苏小娟如果口罩到货请一定要通知她。李女士告诉记者,大年三十的时候在药店买了一盒口罩,“当时也是去了好几家才买着的,现在用一个少一个,估计存货也就够一礼拜的了,只能尽量少出门,减少口罩的使用量,不知道这次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!”

苏小娟告诉记者,最近询问口罩的人其实比前些天少多了,“之前99%的顾客进店的第一句话就是‘有口罩吗’,还有就是问有免洗洗手液吗,因为咱们免洗洗手液的库存本来就少,所以也是两三天就没了。”

柒一拾壹(天津)商业有限公司区域经理刘亚彬告诉记者,平日里,在没有雾霾、疫情的情况下,平均每个711门店每日的口罩销售额大概是100元左右,大年二十八、二十九那两天,口罩的单店销售额差不多在每天三千元左右,是平时的30倍!

红烧牛肉PK老坛酸菜!有结果了

口罩刚刚抢购一空,方便面又火了起来。苏小娟告诉记者,从大年初一开始,就有顾客开始“屯”购方便面。“初一初二那两天都是成箱成箱地搬,最近这几天没有那么夸张,但也一直有人买,几袋几袋地买,或者一买买好几桶。”

苏小娟说,以前自己订货,偶尔才订一箱方便面。最近订货,一订就是三四箱、四五箱,最多的时候订过十箱。因为销量太好,所以订货就多。以袋装红烧牛肉面为例,疫情之前半个月的销量不到20袋,疫情之后的半个月销量高达160袋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3张-生活-醋百科

网友的调侃

在方便面市场里,红烧牛肉面和老坛酸菜牛肉面一直是方便面界两大巨头,网友关于它们二者谁更好吃的争论始终不绝入耳。这场持续数年无果的争论,在这次疫情中竟然有了答案。

在711便利店荣业大街店,记者看到选购红烧牛肉面的顾客明显比较多。每隔一会儿,苏小娟就要给“红烧牛肉面”补一次货。她告诉记者,总体上确实也是红烧牛肉面更受顾客欢迎。

另外,方便面的好搭档火腿肠、榨菜,以及桶装矿泉水最近的销量也相当不俗,甚至连午餐肉也跟着蹭了一把热度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4张-生活-醋百科

“到现在也没看春晚”

苏小娟本来是计划大年初四回老家的。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的归期变得渺茫。一是疫情之下出行不太安全,何况苏小娟的老家还那么远——位于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下面的一个山村。泾川县是天津市帮扶的贫困县,2019年4月底刚刚脱贫。

苏小娟要先从天津坐十八个小时的火车到西安(为了省下300元车钱,她每次都坐普通快车),再从西安坐四五个小时的汽车到县里,从县里到村子里的山路不太好走,苏小娟还要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能到家。

另外一个原因,也是最主要的原因,是店里人手严重紧缺。据统计,711便利店里近一半的员工老家都在外地,一到春节店里人手本来就紧张,今年因有疫情“加持”更紧张了。原本计划值班的小时工因为担心接触顾客较多、有感染的风险而避开了在春节期间工作。还有一位正式员工在疫情之前就回了河北老家,本来计划年后回来工作,正好接苏小娟的班,但刚回到天津,就接到公司通知:外地人员返津,要先居家隔离14天,才能返回岗位上班。

据了解,全市其他便利店的情况也差不多。记者从市商务局了解到,天津共有品牌便利店1300多家,春节期间,有三百多家暂时歇业,原因大都是用工短缺。由于这一问题难以解决,一些便利店直到现在仍无法复工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5张-生活-醋百科

711便利店荣业大街店平日里一般有四名员工,但春节期间,店里只有两名员工。人少了一半,一个人就得干两个人的活。作为店长,以前苏小娟主要负责向仓库订货,再有就是对员工进行指导、培训,现在她除了做这些,还要额外承担一名普通员工的工作:给顾客结账、打扫地面卫生、随时整理货架、给快到保质期的商品做废弃,还有疫情之后,店里新增的每日至少三次的消毒、给进店顾客测体温、提示进店顾客戴口罩……

苏小娟的工作时间也不再是平时的早七点到下午三点半,三十那天,她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下班。大年初一那天,她直到夜里11点才下班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6张-生活-醋百科

下午两三点苏小娟才开始吃午饭

苏小娟住在公司在附近租的集体宿舍里,同屋的还有三个女孩,“一个老家是河北省的,一个是武清的,还有一个是蓟州的,我们四个都没回家”。苏小娟说,大年三十那天,大家下班回到宿舍里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。“我们都没有吃饭,一个舍友就说她特别想吃饺子,但是家乐福还有楼下的小超市都没有卖的了,没有办法,就煮了几袋泡面,第二天一大早,她就去超市买了两袋饺子。”

1996年出生的苏小娟今年正好24岁,和大多数“95后”女孩一样,她在业余时间喜欢逛街、追剧。去年,她和舍友一起追了电视剧《亲爱的热爱的》,迷上了在剧中扮演男主角的李现。大年初一那天,她在新闻中看到,自己的偶像男神李现在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中有演出,但苏小娟一直没抽出时间看,“我到现在也没有看过春晚,最近实在太累了,回去也比较晚,基本上回到宿舍就睡觉,等有时间,我想完整地看一遍。”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7张-生活-醋百科

苏小娟(右一)和舍友们

工作第一年,把攒下的一万块给了父母

苏小娟已经连着三年没有回甘肃老家过年了。

2018年是苏小娟在外过的第一个年。那时,她还是中德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,在711实习刚满三个月,任实习生班长的职务。“本来跟家里说好回家过年的,但是快到除夕的时候,店里的临时工都要回家,就没有人上夜班。我就想等初五回去也一样,就留下来一直连着上夜班。”

“我记得三十晚上八九点的时候,家里就给我打电话,爸爸妈妈和哥哥正在一起吃年夜饭,问我吃饭了没有,其实那时候我正在上夜班,我就说挂了明天再打吧,挂完电话我就有点想家。”

那一年正月初五苏小娟回的老家,她现在仍清晰地记得,当自己坐上回家乡的列车时,心里是多么地开心。“车上人说的都是老家话,虽然多半是去西安的,但是西安话和我们老家话特别像,听着特别熟悉、亲切。”回到家里,苏小娟给了父母一千块钱,“他们刚开始说不要,说‘你留着自己花吧,我们在老家不需要花太多的钱’,我说‘你们拿着吧,我一年也不咋回家’。”

2019年,苏小娟也没有回家过年。在2018年的7月份,她已经正式入职,没过多久,她因为工作努力、勤奋,升为副店长。每个月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大概三千多元。

你家门口的便利店,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-第8张-生活-醋百科

去年的除夕,苏小娟没有觉得很想家。因为春节期间人手紧张,她在年前回了一趟老家,还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一万块钱给了父母。“去年我还把一万八千元的助学贷款还了,因为毕业第一年就得把助学贷款还清,给完家里之后,我就等着下个月发工资了”,苏小娟笑着对记者说。

一万块钱对于一般的城市家庭来说可能并不算多,但对于生活在贫困县、以种地为生的苏小娟父母来说,是他们一年的收入。苏小娟回忆,当时父母特别感动,“他们就说‘不要呀,或者要不少给一点意思一下,你第一年挣钱,你攒着自己花,多买点好衣服,在外边好好吃饭,不要为了省钱就苦着自己’,我说‘你们拿着吧,平时给你们微信转你们又不收。’”

“此情此景让我特别想家”

今年春节,苏小娟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想家。尤其在亲眼目睹了疫情以来人们抢购口罩、消毒用品,成箱地囤方便面、火腿肠、桶装水等一系列异于往常的行为后,“觉得疫情离我们很近,就特别地想家,想爸爸妈妈,尤其爷爷奶奶,我是他们带大的,他们今年都70多岁了,不知道还能见到几面……本来我很坚定地想留在天津,感觉在这边发展挺好的,去年6月份我还当上了店长,但最近有时会想,要不要在离父母近一点的地方找个工作……”

疫情发生后,苏小娟的父母也很担心她,“他们总给我打电话,有时候我还没下班他们就给我打电话,他们以前不这样。其实他们不知道便利店是什么,因为老家只有超市,他们说超市里边人太多了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苏小娟也会有一点害怕,“虽然防护和消毒措施都很到位,但是在店里工作毕竟接触的人多,肯定有一定的风险。但是我觉得还是得来上班,毕竟干这一份工作,挣这一份钱,而且我是店长,如果这个时候我都不去上班了,那店里就真没人上班了……没人上班必定得关店。旁边的几家店早就都关了,附近的居民还指着来我们这儿买点早点、生活必需品什么的,如果我们也关了,周围的居民肯定会特别不方便。”

苏小娟说疫情以来的这些日子,常常会遇到一些顾客跟自己说:辛苦了。也有一些顾客说:周边商家都关门买不到东西了,只有你们家还开着,谢谢你们!“往常顶多就是结完账的时候顾客说一声谢谢,所以听到顾客说这些话的时候,感到特别温暖,也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价值。”

后记

据天津市商务局提供的数字,疫情以来,本市有近一千家品牌连锁店仍然在正常运营……如果按以平均每家店铺三四名员工算的话,那么全市有三四千名像苏小娟这样的员工坚守在便利店,他们牺牲了与家人团聚的时光,让市民们在居家隔离的这段日子里,依然能够享受生活上的便利。

记者 |顾颖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TAG: 甘肃 老家 她的 你家门口的便利店 便利店最致命的弱点
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