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词:家常手机

后唐传第三十四回,说唐后传78回

作者:视觉流放 下载:word格式

第三十四回  迷路途误走江北 施恩德险丧城西 ,下面我们就来聊聊关于说唐后传78回?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去了解一下吧!

后唐传第三十四回,说唐后传78回-第1张-生活-醋百科

说唐后传78回

第三十四回  迷路途误走江北 施恩德险丧城西

  话说柏文连一声吩咐,早有八名捆绑手将祁子富等三人抓至阶前,扑通的一声,就在地下跪着。柏老爷往下一看,只见祁子富须眉花白,年过五旬,骨格清秀,不象个强盗的模样,再看籍贯是昔日做过湖广知府祁凤山的公子,又是一脉书香。柏爷心中疑惑:岂有此人为盗之理?事有可疑。复又往下一看,见了祁巧云,不觉泪下。你道为何?原来祁巧云的面貌与柏玉霜小姐相似,柏爷见了,想起小姐,故此流泪,因望下问道:"你若大年纪,为何为盗?"祁子富见问,忙向怀中取出一纸诉状,双手呈上,说道:"求大老爷明察深情,便知道难民的冤枉了。"

  原来祁巧云知道柏老爷为官清正,料想必要问他,就将侯登央媒作伐不允,因此买盗扳赃的话,隐而不露,细细地写了一遍,又将侯登在家内一段情由,也隐写了几句。这柏老爷清如明镜,看了这一纸诉词,心中早明白了一半。暗想道:"此人是家下的邻居,必知我家内之事,看他此状,想晓得我家闺门之言。"大堂上不便细问,就吩咐:"去了刑具,带进私衙,晚堂细审。"左右听得,忙代祁子富等二人除去刑具,带进后堂去了。这柏老爷一面批了回文,两个解差自回淮安,不必细说。

  且说柏老爷将各府州县的来文一一地收了,批判了半日,发落后,然后退堂至后堂中,叫人带上祁子富等前来跪下。柏爷问道:"你住在淮安,离我家多远?"祁子富道:"太老爷府第隔有二里多远。"柏爷道:"你在那里住了几年,做何生意?"祁子富回道:"小的本籍原是淮安,只因姑父为官犯罪在京,小的搬上长安住了十六年,才搬回淮安居住,开了个豆腐店度日。"柏爷道:"你平日可认得侯登么?"

祁子富回道:"虽然认得,话却未曾说过。"柏爷问道:"我家中家人,你可相熟?"祁子富回道:"平日来买豆腐的,也认得两个。"柏爷说道:"就是我家侯登与你结亲,也不为辱你,为何不允?何以生此一番口舌?"祁子富见闻着此言,左思右想,好难回答,又不敢说出侯登的事,只得回道:"不敢高攀。"柏爷笑道:"必有隐情,你快快从真说来,我不罪你;倘有虚言,定不饶恕。"

  祁子富见柏爷问得顶真,只得回道:"一者,小的女儿要选个才貌的女婿,养难民之老,二者,联姻也要两相情愿;三者,闻得侯公子乃花柳中人,故此不敢轻许。"柏爷听了暗暗点头,心中想道:"必有缘故。"因又问道:"你可知道我家可有甚事故么?"祁子富回道:"闻得太老爷的小姐仙游了,不知真假。"柏爷闻得小姐身死,吃了大惊,说道:"是几时死的?我为何不知?莫非为我女婿罗琨大闹淮安,一同劫了去的么?"

  原来罗琨大闹淮安之事,柏爷见报已知道了。祁子富回道:"小姐仙游在先,罗恩公被罪在后。"柏爷听了此言,好生疑惑:"难道我女儿死了,家中敢不来报信么?又听他称我女婿为恩公,其中必有多少情由,谅他必知就里,不敢直说。也罢,待我吓他一吓,等他直说便了。"柏爷眉头一皱,登时放下脸来,一声大喝道:"看你说话糊涂,一定是强盗:你好好将我女儿、女婿的情由从直说来,便罢;倘有支吾,喝令左右将上方剑取来斩你三人的首级。"一声吩咐,早有家将把一口上方宝剑捧出。

  祁子富见柏爷动怒,又见把上方剑捧出,吓得魂不附体,战战兢兢地说道:"求大老爷恕难民无罪,就敢直说了。"柏爷喝退左右,向祁子富说道:"恕你无罪,快快从直诉来。"祁子富道:"小人昔在长安,只因得罪了沈太师,多蒙罗公子救转淮安,住了半年,就闻得小姐被侯公子逼到松林自尽,多亏遇见旁边一个猎户龙标救回,同他老母安住。小姐即令龙标到陕西大人任上送信,谁知大人高升了,龙标未曾赶得上。不知候公子怎生知道小姐的踪迹,又叫府内使女秋红到龙标家内来访问,多亏秋红同小姐作伴,女扮男装,到镇江府投李大人去了。恰好小姐才去,龙标已回。接手长安罗公子,到大入府上来探亲,又被侯公子用酒灌醉,拿送淮安府,问成死罪。小的该死,念昔日之恩,连日奔走鸡爪山,请了罗公子的朋友,前来劫了法场救了去。没有多时,侯公子又来谋陷难民的女儿,小的见他如此作恶,怎肯与他结亲?谁知他怀恨在心,买盗扳赃,将小人问罪到此,此是实话,并无虚诬,求大人恕罪开恩,"

  当下柏爷听了这番言词,心中悲切,又问道:"你如何知得这般细底?"祁子富道:"大人府内之事,是小姐告诉龙标,龙标告诉小人的。"柏爷见祁子富句句实情,不觉得怒道:"侯登如此胡为,侯氏并不管他,反将我女儿逼走,情殊可恨!可惨!"因站起身来,扶起祁子富说道:"多蒙你救了我的女婿,倒是我的恩人了,快快起来,就在我府内住歇,你的女儿我自另眼看待,就算做我的女儿也不妨。"祁子富道:"小人怎敢?"柏爷道:"不要谦逊。"就吩咐家人取三套衣服,与他三人换了。遂进内衙,一面差官至镇江,问小姐的消息;一面差官到淮安,责问家内的情由,因见祁子富为人正直,就命他管些事务;祁巧云聪明伶俐,就把他当做亲生女一般。这且按下不表。

  却说柏玉霜小姐同那秋红,女扮男装,离了淮安:走了两日,可怜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,从没有出过门,那里受得这一路的风尘之苦,他鞋弓袜小,又认不得东南西北,心中又怕,脚下又疼,走了两日不觉的痛苦难当,眼中流泪说道:"可恨侯登这贼逼我出来,害得我这般苦楚。"秋红劝道:"莫悲伤,好歹挨到镇江就好了。"当下主仆二人走了三四天路程,顺着宝应沿过秦邮,叫长船走江北这条路,过了扬州,到了瓜州上了岸。进了瓜州城,天色将晚,秋红背着行李,主仆二人邝路,要想搭船到镇江,不想他二人到迟了,没得船了。二人商议,秋红说道:"今日天色晚了,只好在城外饭店里住一宿,明日赶早过江。"小姐道:"只好如此。"

  当下主仆回转旧路,来寻宿店,走到三叉路口,只见一众人围着一个围场。听得众人喝采说道:"好拳!"秋红贪玩,引着小姐来看,只见一个虎行大汉在那里卖拳,玩了一会,向众人说道:"小可玩了半日,求诸位君子方便方便。"说了十数声,竟没有人肯出一文。那汉子见没有人助他,就发声说道:"小可来到贵地,不过是路过此处到长安去投亲,缺少盘费,故此卖卖拳棒,相求几文路费。如今耍了半日,就没有一位抬举小可的;若说小可的武艺平常,就请两位好汉下来会会也不见怪。"

  柏玉霜见那人相貌魁伟,出言豪爽,便来拱拱手,说道:"壮士尊姓大名,何方人氏。"那大汉说道:"在下姓史名忠,绰号金面兽便是。"柏玉霜说道:"既是缺少盘缠,无人相赠,我这里数钱银子,权为路费,不可嫌轻。"史忠接了说道:"这一方的人,也没有一个象贵官如此仗义的,真正多谢了。"正在相谢,只见人中间闪出一个大汉,向柏玉霜喝道:"你是那里的狗男女?敢来灭我镇上的威风,卖弄你有钱钞!"轮着拳头,奔柏玉霜就打。

  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TAG: 后唐 后传 四回 后唐传第三十四回 说唐后传78回

大家都在看